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据说老师是个高危职业[快穿]_250





  但白殊言知道,这人已经是个跟他一样的任务者了。他立刻坐起身来,迅速咽下嘴里的肉,客气地道:“谢谢你了。”

  “不客气。”容和又夹起一块烤肉,“你不是饿了?多吃点儿。”

  白殊言干咳一声,伸手去接,“我还是自己来吧。”

  容和也不坚持,将筷子递给了他。但仍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给他端着盘子,眼带笑意地看着他吃。

  “好吃吗?”过了一会儿问他。

  “好吃。辛苦你了哈。”事实上白殊言被他瞧得食不知味,根本没品尝出什么味道来。

  听到夸奖,容和却眸光一暗,将烤肉盘子放在床边,坐到了床上。

  白殊言没他盯着,吃得专注了些,仔细地尝了一口之后,突然怔住了。

  他猛地转头看向容和,有些结巴地道:“这是你……你烤的吗。”

  容和的眉眼顿时愉悦地弯了起来。

  白殊言有些不敢置信,但他的确吃出来了,这个味道……他上个世界吃过许多次啊!

  容和看着他,眼中笑意加深,“我还以为你完全忘记以前了呢。如此看来,还算有良心。”

  “只是这点儿良心与我付出的真心相比,简直是少得可怜。”他在白殊言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逐渐凑近,缓缓道:“我全心全意地追逐了你六个世界,直到今日,才第一次收到你的主动表白,还不一定是真心的。”

  他深深叹了口气,“白白啊,你说我够不够惨?”

  白殊言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。

  六个世界啊……哈哈哈,怎么是六个呢。

  系统扒拉着指头数了数,恍然大悟,“没错啊,还真是!我的天哪宿主,原来我们一直在跟大佬一起做任务!”

  “有救了呜呜呜。”系统激动地哭了出来,“我就知道以你的魅力可以抱到大腿替我们还债啊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信息量太大,白殊言竟然失去了语言能力。

  他看着容和凑近的脸,眸光一紧,不知哪来的反应,飞速将新夹的一口肉填他的嘴里,然后微微后仰道:“你给我老实点儿。”

  却被容和毫不停滞地追了上去,就这么被迫共享了一口肉。

  一个绵长而深刻的吻,跨越了时间与空间,无视轮回的变换,往昔所有的记忆在唇齿间悄然苏醒,恍如昨日。

  ……还带着喷香的烤肉味儿。

  白殊言很想多感动一会儿,但他忍了忍,还是没忍住,伸出手指支开容和的脸,控诉道:“蹭了我一脸油啊你!”

  容和的目光专注地落在他的红润的唇上,低声道:“我帮你弄干净。”

  “不用你,我自唔!”白殊言本想逃开床边,谁知脚腕上一阵锁链响动声,又被拉了回去。

  片刻后,他擦着的确已经被容和清理干净的嘴,忍不住轻轻喘息。

  他瞪了瞪一脸餍足的容和,抬起他拴在锁链另一端的右手,狐疑地问:“刚刚明明消失了啊,我以为你已经摘下去了,怎么一眨眼又套在身上了?”

  “我可以控制它隐形,那时我们可以分开活动。”容和意味深长地笑道:“当需要的时候……自然要及时召唤出来了。”

  “你快点儿给我解开!”白殊言暴躁地把链子摔得哗哗响。

  “那可不行。我还需要你帮我洗去魔性呢。”容和的眼中盈满笑意,“鉴于你总是不配合,比翼还有很大的作用要发挥。”

  被拴得牢牢的白殊言:“……”

  “你不是已经践行过整整两次心魔了吗!”他咬牙强调着“两次”,“怎么还没堪破心魔啊!”

  “祝源仙尊都在书中记载了,这种洗去魔性的方式虽然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并不简单。”容和理由充分,道:“需要魔修彻底摆脱入魔的心结,才能恢复清明的心境。”

  白殊言怎么想都觉得容和这心魔诡异得很,谁会把……作为心魔啊!

  但毕竟此事是因他而起,混元石是他送的,还披着马甲把容和好一顿忽悠,说起来总有些心虚,就义正言辞地告诫他:“那你快点儿努力啊,这次任务对我们俩都很重要。”

  容和承诺得信誓旦旦: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
  白殊言:“……”努力啥啊,更诡异了好不好!